贵州鸿乐制造有限公司网站

空气中飘荡着久石让的名曲《天空之城》

发布日期:2017-08-26 07:01 来源:未知 阅读:
  天空
 
  她向我讲述那段往事的时候,语调一如既往的安详而舒缓。如同她饮茶的姿态,慢慢端起,轻抿,纤指微兰。
 
  淡妆轻写的她,把那份与生的高贵内敛的恰如其分。只在一颦一笑中,彰显着逼仄的优雅与恬淡。
 
  五月的夏风轻扯着微启的窗纱,沙哑的木吉他弦乐,温柔而悠扬,像碎了一地的阳光。
 
  我的思绪追随着那些早已流逝的真实,忽然感觉,置身于她曾经的岁月里小憩,周围,弥漫着氤氲的茶香,还有,若即若离的丝丝忧伤。
 
  “如若相知不相依,相见何如不见时。是吗?”她带着浅浅的微笑问了我一个无奈的问题。
 
  没有等到我的回答,便把目光,投向了窗外,凝视一树飘舞的槐花。其实,答案就在每个经历者的心里。假如爱有天意,在这个浪漫而短暂旅途中,我们只能,选择享受或是承受,无他。
 
  爱情就是这样,带着不羁的神态招摇而至,轻而易举征破灵魂的理智与矜持的布防,山盟海誓的硝烟散后,一地落寞的残伤。任匍匐徒跣,却无可强求,亦无力挽留。
 
  相对于绚烂近奢的爱情,一辈子的沧桑,总是,过于漫长……
 
  “知道吗,是以如今,我已经不再恨他怨他。却遗忘不了,他曾反复对我耳鬓厮磨的那句话。”她的眼眸渐渐空蒙,如同雾锁的秋水,潋滟离殇。“我竟是如此痴信,任凭一生,躲在这句温暖的承诺里消磨……”潮润已久的珠泪,滚落,划伤了她嘴角的那丝苦笑的凄凉。
 
  如果,幸福只是一瞬即消的片段,为何,要许诺永远?
 
  当爱情还沉浸在誓言里销魂,而背叛,已经悄悄地不期而临。我宁愿不相信这是一场宿命,但是面对每时每地都上演的离别,让我又该如何做想?
 
  爱情如果是下过蛊毒的喜欢,那么,婚姻也许是受到诅咒的爱情。
 
  谁,又会是谁的牵挂?谁,终会是谁的天涯?
空气中飘荡着久石让的名曲《天空之城》
  “原谅他的那次,我是真的不咎既往。相信他,只是短暂的迷途,或是给彼此一点空间,期待没有走远的爱情,重生。”她抽出一支烟。飘忽袅袅的烟雾,在她的指端流淌。像一网无法逃避的光阴,湮没了对错,倥偬着纠缠。
 
  “他践踏着我一切的努力,毫无吝惜。他还是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懂他,以为天衣无缝的谎言,便可以欲盖弥彰。”她轻轻的碾灭燃烧的香烟,柔弱,但决绝。“我是最先离开的那个人,因为我的骄傲,不允许,有第二次机会,等待下一次受伤……”
 
  假如烧掉日记就可以泯灭从前,假如追忆初见便可淡忘欺骗。假如心死只是一时的迷惘,假如夜归的窗口还有泛黄的温暖。假如人生只是一帘冰冷的梦靥,无论戏里梦外,你还紧紧地牵我在你的手里面……
 
  假如爱情,还有假如。请别忽视,低沉到尘埃里的卑微,有着一双不容沙粒的尊严。
 
  当岁月如跳动的音符,于一首老歌的时间,斑驳了双鬓。面对爱情,这个绝世风华的名字,我们已经不再迷醉她绝美的开篇,而是想知道,她风姿卓代的背后,又会是什么?是否款韵如歌,是否执手依然?
 
  于是,从懵懂到成熟只有一步之遥。公主与白马已经不再是只身向往的童话,而是,接近虚妄的梦呓。
 
  她轻叹一声,收起了话语,只是用白皙的指尖,摆弄桌上精致的火机。
 
  在咄咄嚣张的现实面前,她似乎是倦了,一身的疲惫让人怜惜的心痛。
 
  胸襟上镂空柔散的蕾丝,多像归无所依的憔悴。任花期将尽,蒹葭苍苍。
 
  我不能安慰,愿她给自己一个崭新的开始,永别上一个纠结。这些失语的伤悲,任何的慰藉,都会显露无力。
 
  哪怕,只有爱情,才是爱情的疗伤药。但是叵测的缘分,不能索取,只能,听天由命。
 
  只有陪着她,一遍遍沦陷在纤柔若苦的旋律里。在压抑的沉默中,拯救无限的怅惘……
 
  分别在炙热的午后,她没有挥手,只是用一记坚定的颔许,领受了我的祝福。她说过的,今后的每一天,都要当成生命最后的一天,所以,不说再见。
 
  她娉婷的身影渐远,宛如一株月色下隐没的睡莲,消散在,疏离阡陌的清水中央。是的,面对这个多舛的红尘,离别,往往不是为了,再见……
 
  一阵习习的微风,滑过肩头。路边的一树槐花,星落如雨。芬芳郁郁,顷刻醉了遥念的双瞳,落英纷纷,回首,已经遮断送别的归路。
 
  哦,朋友,风雨飘摇,前路无期。原谅我,不能用华丽的乐章为你镌刻人生的永恒,但是请铭记,任花开花谢,任斗转星移。我依会把悄无声息的思念赋予漫天的云朵,在偶感寂寞的时候,请你抬起头,看一看,那片,蔚蓝色的天空……
 
  -----谨以此文,送给一位叫蓉儿的朋友。也许事过经年,任何影像终归要在心头鳞栉黯淡。然而,只要凝视十指,她会依然带着五月阳光般奔放而不失婉媚的笑靥,花般摇曳在,我的掌心中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