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鸿乐制造有限公司网站

小女怎么也想不到她的丈夫张炜会搞外遇

发布日期:2017-08-27 02:25 来源:未知 阅读:
小女怎么也想不到她的丈夫张炜会搞外遇
  
  
  一个山里出来的农家女子,能嫁了张炜这样长相仪表堂堂,工作岗位优越,又一家都是城镇户口的丈夫,丽霞心满意足了。她从一走进张炜家里来,就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这个家庭。遵循山里父母的教诲,在剧团里无法出人头地的丽霞,把丈夫张炜、和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家当作了她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她的心目中,丈夫和儿子就是她丽霞的天。她恨不得把他们两个像真正的天一样顶在头上,那怕压断自己的脖颈也心甘情愿!
  
  张炜从小就不是沉默寡言的闷筒子,他在外头会说又会笑,和同事熟人常常是性格活泼言语风趣。可回了家却往往变得少言寡语,丽霞都认为是丈夫在外头工作压力太大,回家就是舒缓来的,她不强求丈夫能创造她少女时候憧憬过千遍万遍的温馨浪漫。虽然她从来没有从张炜的嘴里听到过半句火辣辣的甜言蜜语,可她相信丈夫张炜是爱她的,是爱这个家的。
  
  对张炜的父母,丽霞比对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孝敬。只要有时间有机会,丽霞就主动去干家家都有的干不完的那些家务活,好让二老去和孙子热乎,尽享天伦之乐。她舍不得让在单位工作繁忙的丈夫回家沾染半点家务,每天,张炜一回家,就有热乎乎的糖茶、香喷喷的饭菜摆在了桌子上,包括家里的老少几代人都在等着家柱子张炜了。
  
  张炜和田美的那一段恋情,丽霞不是不知道,那是那个田美负心断情在先,是她在和张炜书信往来谈情说爱的同时,却嫌贫爱富怀上了流氓头子王毅的孩子,扛着大肚子结了婚,这件事县城里人面上的老少,谁不知道?现在他们都是孩子快要上学的人了,怎么还会有机会走在一起?
  
  当有剧团里的小姐妹语言隐讳地提示她要管住丈夫的裤带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她们出于嫉妒,故意拿那话刺激她呢,就和往日听到不好听的话一般当成了耳边风,没有在意。后来有人干脆明着问她:“你知道不知道张炜以前那个恋人田美调到咱团对面的图书馆来了?”这话刺激得丽霞心里圪乍跳了一下,有点隐隐发疼。丽霞整天为了丈夫孩子还有一天天老了的两个老人,忙得快辨不清东南西北了,哪里顾得上关心人家图书馆调来了什么人?
  
  可毕竟那个田美不是和她家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丽霞不得不往心里想。
  
  晚上,张炜回家和一家人吃饭,看了一会儿电视就要洗脚上床的时候,丽霞怯生生对张炜说:“天还早哩,你能不能陪我去街上转转?”
  
  张炜有点不耐烦说:“我累了,你想去上街就自己去吧。”
  
  丽霞委屈得眼泪在眼眶里转,母亲看不过去了,就斥责张炜说:“你一个老小伙子,就单位那些事,不是坐在桌子前写东西就是吃饭喝酒,能疲乏到哪里去?人家小青年哪个这时候不是成双成对在逛超市、跳舞唱歌哩?”父亲也说:“去吧,我们就没见过你陪丽霞出去活动过几次。”
  小女怎么也想不到她的丈夫张炜会搞外遇
  张炜只得收拾和丽霞一起下楼去街上。
  
  十点还不到,霓虹灯闪烁的街道里还是车来人往热气腾腾。张炜以为丽霞又要去逛商店,他最烦陪女人逛商店了,经常是把人家摆在柜台上的七色八样的花花绿绿的商品一件不拉地眼看手摸嘴还要不断问来问去,最终基本上是连一分钱的东西都不买,口里弹闲着不是说太贵就是说质量差,惹得人家眼巴巴希望把货物卖出去的老板或者老板娘们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地给脸子。
  
  这一回,张炜还怕丽霞是要去过一番上帝瘾,心里有了和田美的那拿不上桌面的纠结,不好不陪丽霞出来,就小心地问妻子:“你今晚是想去哪一家商场逛去呀?”不料却听丽霞说:“没钱逛的啥商店?去街上转转去!”张炜只得跟着丽霞走着上了正街。
  
  她们虽然是谨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婚的夫妻,赶不上如今小青年们那样亲昵得上街都要勾肩搭背,可也不像父母一辈那样走着也要前后相跟。张炜加快了几步,就和妻子丽霞并肩走在了一起。见丽霞径直往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那个剧团的方向走,就对妻子说:“天天要往那里走几趟,还没走够?晚上还去那里干啥?”
  
  丽霞头不回说:“走吧,我有话问你。”
  
  张炜心里有鬼,不再说话,老老实实随丽霞往正街中心去。
  
  到了两对面的剧院和老文化馆那里,见丽霞不往剧院方向走,却引着他往图书馆的阅览室台阶那里走,就暗暗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找话问丽霞说:“你去那里干什么,你不知道那里的人都和咱家在一个家属楼住着吗?要找谁也都不用专门出小区的大门。”
  
  丽霞几步就站在了只有三踏步的台阶上了,回头往下看着张炜,手往后指着阅览室向外的门说:“你敢给我说你那个初恋情人没到这图书馆来上班了吗?”
  
  张炜紧张地前后左右张望了一遍,上台阶去,小声给丽霞说:“你从谁嘴里听到什么话了?给我来这一套!”
  
  丽霞追问:“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张炜连忙说:“我知道,我知道!好我丽霞呢,你到底是想干啥哩先?”
  
  丽霞说:“我不想干啥,就想听你说实话!”
  
  张炜不清楚丽霞到底是知道到什么程度了,就急切地劝说:“你到底要说啥呀?”又说:“你看街上这么多人走动,要叫熟人看见,明天就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子了!不怕人看笑话?”
  
  丽霞说:“那好,你说去哪里说?”
  
  张炜说:“回家吧,回去我给你说。”
  
  丽霞说:“家里能说,我就不和你出来了。我不愿意二老耽心。咱去城外人少的路上说去。”张炜急忙答应,俩人又并肩往城外去。
  
  路上碰见了几个也在逛街的熟人打招呼:“很少见你们夫妻俩夜晚出来转呀,今天有时间了?”二人心不在焉应付着出了城。
  
  这段时间,张炜头脑飞快转动,设计了好几个应对方案,他搞不清丽霞到底会怎么拷问他,问什么事情。
  
  城外河边的公路上,虽然也有一排路灯,但在路两边长了几十年的高大的柳荫遮挡下,显得忽明忽暗,要不是偶尔亮着大灯的汽车跑过,就显得十分萧索冷清。新修的人行道上极少有人影走动,只有一忽儿一忽儿刮起的夜风卷着沙尘垃圾在不高处舞动。
  
  好半天,还不见丽霞说话。张炜等不及了,他实在想弄清丽霞的底线,就说:“你要问啥啊?到这里了还不说话!”
  
  丽霞泪兮兮说:“我把心都恨不得掏出来给你们一家子了,你怎么能把我不当人呀?!”
  
  张炜惊问:“我怎么把你不当人啦?”
  
  丽霞哭了,说:“你把你老恋人调到图书馆,咋一直瞒着我?”
  
  张炜辩说:“她调到图书馆怎么会是我给办的?你不想想你丈夫我有那个能耐吗?我要能把他调到图书馆,还不早就给你寻下能省心领工资的单位了?你还能一直在半死不活的剧团看人脸色领那百分之七十的基本工资吗?”
  
  丽霞说:“你说,你真不知道她调下县里来了?有人都把闲话说到我耳朵里了,我还蒙在鼓里呢!”委屈得又哭起来。
  
  张炜字斟句酌说:“我也是去图书馆看报纸才知道他调到图书馆了的。”
  
  丽霞不相信说:“她一个逃犯的前妻,有能力自己调到多少人眼红的图书馆去?鬼都不相信!”
  
  张炜只得说:“人家有个当镇党委书记的舅舅哩,要不,她连转正都难着哩。”
  
  丽霞又心堵了,问张炜:“你咋都知道?咋不给我说?”
  
  张炜哄着丽霞说:“我既然见了她,顺便打问有啥不可以的?”又说:“就是个生人也有可能拉话吧?你不知道图书馆那阅览室是我经常去看报的地方?碰见了,就免不了说说话,又不是生人不认识。”
  
  丽霞嘟囔说:“你和谁拉话都行,就是不许和田美套近乎去!”
  
  张炜拍着丽霞的肩膀说:“好了好了。娃他妈。我以后绝对听你的,见了街上的母猫母狗也都把眼睛闭上嘴抿上,当瞎子哑巴行了吧?”
  
  丽霞忍不住卟哧笑了,她坚信丈夫心里是有她有孩子和这个家的。
  
  张炜也被妻子感动了,他暗自告诫自己,再也不能做对不起妻子的事情了。
  
  一连十几天,张炜都忍着没有去过田美上班的阅览室,每天一下班就早早回家,赎罪一般给了丽霞前所未有的腻歪亲热,并主动开始寻着给自己找点家务活去干。开始还可以坚持,时间长了就难受起来,特别是漫长的星期天,总不能蹲在家里不出门去吧?
  
  张炜从小就养成了爱看报纸看闲书的习惯,久而久之习惯成瘾,一天不跑图书馆,就心慌意乱没着没落地不舒服。称父母孩子不在身边,悄悄对着丽霞的耳朵哀求道:“老婆,你去外边给我淘腾几本小说或者旧杂志回来吧,我手里不捉着个书比大烟鬼瘾犯了都难受呀!”
  
  丽霞也知道丈夫的爱好,就劝说:“家里到处都是你弄回来的书籍,不够你看?”
  
  张炜解释说:“那些书我都看了几遍了,你把馍嚼一遍再吃还会有味道吗?”又说:“要不,你就监视着我去那里看书看报怎么样?”
  
  丽霞笑了,说:“我是军统还是国统特务呀?我会监视人?”
  
  张炜说:“人家离了婚的夫妻还能当朋友交往哩,我就和她谈过对象,也是几千里的距离,现在都不敢去看书了?”又试探说:“要不,我带你去,给她介绍介绍你,让她看见我有你这么好的漂亮妻子,羡慕去吧!”
  
  丽霞说:“我不去,我去了算咋回事呀?”
  
  张炜说:“咱们都到了这个年龄了,互相认识也没有啥不可以的,说不定你俩还会成为好姐妹呢。”
  
  架不住丈夫的撺掇,丽霞也想去见见她这位从未谋面的“情敌”,就听从张炜,打扮了一番,随张炜去星期天也对读者开放的图书馆阅览室。
  
  出了单元门,快要到小区大门口看门大爷那里的时候,丽霞忽然不想去了,说:“我就这么跟着你去阅览室,像咋回事嘛?算了,你要是心变了,我就用裤带拴着你有什么用?我不去了。这样去了阅览室,那里都是读书看报的文化人,我去坐着干瞪眼,多别扭!”
  
  张炜说:“我介绍你俩认识,你们可以说说话呀。”
  
  丽霞说:“我不去,我和她有啥可说的?”
  
  张炜故意说:“你能放心我去那里了?就不怕我们旧情复燃?”
  
  丽霞说:“阅览室那么多人,你能干什么呀?我的男人我放心。”又小声说:“你有我这样的老婆,要还不安生,就太没有良心了!” 抿嘴笑着返身回家去了。家里还有一大堆活等着她去干呢。
  
  礼拜天的阅览室,还是往常那样读者坐满了桌子四周,有的人找不到闲凳子,拿了报纸,在走道或者窗前站着翻看。田美见多日不来的张炜进来了,很想和他单独说说话,可实在太忙,就示意张炜自己随便找书籍或者报刊看,她就忙去了。
  
  一直到快要关门下班的时候了,阅览室里的人才少下来了。田美往图书借阅室那里进去,已经收拾好手提包要提前回家的同事大姐说:“田美呀,麻烦你再坚持一会儿,我得回去给高中补课的女儿做饭呢。”
  
  田美照往日一样说:“你回吧,大姐,我住院子里,孩子又不在身边,回去也闲着。”说得大姐高高兴兴心安理得地提包回家去了。
  
  田美往外看着也在向里头张望的张炜,眼睛里说:“还看什么呀?进来吧。”又对还沉迷在报刊里的几个读者大声喊:“就要下班了,请各位明天再来吧。”几个老读者放下手里的报刊,恋恋不舍地出去了。
  
  田美出来去从里头关了向街道那一边的阅览室大门,回身拉了张炜去那天幽会的老地方。
  
  张炜鬼使神差,跟着田美进了图书借阅室,田美娇嗔地埋怨:“你这一向都去那里了?也不来看看人家。”说着就想去拉张炜的手。
  
  张炜被蜂蜇着似的往后一躲。田美笑着说:“怎么了?又不是没碰过,咋把你吓成这样了?我是老虎吗?能一口吃了你?”
  
  张炜结结巴巴说:“我,我们,我们不是说了吗?再,再,不敢那样了!要是有谁看见说出去,你,你我都活不成人了。”
  
  田美说:“要不是王毅那东西做鬼,我俩现在不就是夫妻了吗?在一起怕谁?”
  
  张炜说:“这话不敢说了!你我都结婚有孩子呢,还都要在人面前活人呢。那天是我一时冲动,伤害了你。”
  
  田美说:“我一个离了婚的寡妇,伤不着任何人!”
  
  张炜说:“我对不起我妻子,她是个好人。”
  
  田美说:“啥时候我去见见她,我会对她好的。”
  
  张炜说:“她可能是听到啥风声了,专门追问过我,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哄过去。”
  
  田美说:“反正我爱你,我要你和我在一起!”又说:“你难道忘了当初是怎么给我信誓旦旦表白要一辈子爱我保护我的了?”
  
  张炜说:“我怎么能忘得了?我至今还爱着你的呀!可我……”
  
  田美不管不顾说:“有你这话我就足够了!我会对你好的,我……”说着就要往张炜怀里扑。
  
  张炜也脑子轰的一热,张开了双臂……忽然,窗外院子里传来田美母亲桃花的喊叫声:“莓子,下班了吗?我看人都走了,你咋还不回来吃饭呀?”边说边往这边走来了。
  
  田美赶紧说:“妈,你给桌子上摆饭碗去,我马上就回来。”
  
  桃花是从东边大门口值班室的向外开的小窗户看见张炜进的阅览室,下班的时候,看见其他人都走光了,还不见张炜出去,故意回了院子从后面喊田美的。她压根就没有打算进去拿女儿的现行,所以就在院子里喊了几声,目的是叫他们打消其他打算。
  
  同时看见这一切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张炜的妻子丽霞。
  
  丽霞嘴上说放心张炜,回身进了她家的单元门,就又惴惴不安地不放心了。她的心情一直十分矛盾着,既不想像有的糊涂婆娘那样当母老虎把丈夫监视管理得死死的,闹得满城风雨人人议论,甚至离婚分手。也不愿意放任不管使别人乘虚而入夺走丈夫的身心。
  
  丽霞是个想当好妻子的好女子,她既想给丈夫留脸面,又想留住丈夫的心,她知道,没抓住把柄还混闹,只会把丈夫推到别人身边去。退一万步,就是抓住了丈夫在外面有人的把柄,难道她丽霞会有走上离婚法庭的勇气吗?想都不敢想!
  
  丽霞想先看看丈夫到底和那个田美到了什么地步了。
  
  丽霞是个表面温顺,实际内心缜密的女子。她在单元门道里思量了十几秒钟,就心里有了主意。立即出去,远远跟上了往图书馆方向去的张炜。
  
  丽霞没有蠢笨到直接跟着去监视张炜和田美。她见张炜从阅览室临街那个门进去了,却反向去进了剧院的大门。
  
  对剧院里的角角落落,丽霞就像熟悉自己十个指头一样熟悉。她不用问谁,直接上了剧院前厅四楼面向街道的那个常年不锁门的排练厅。排练厅的大玻璃窗就直对着老文化馆的大楼,站在那里,连半个文化馆的院子也都尽收眼底。
  
  丽霞在玻璃窗后边守着一直守到阅览室下班,见田美关上了对外的大门,也不见张炜出来,焦急得再也忍不住心跳了!
  
  丽霞真想就在这里放声嚎啕发泄,可又怕惊动了还住在剧院里的什么人,就强捂着刀割一般疼痛的心口,跌跌撞撞回了家,一进门,不顾张炜父母看见她铁青模样后惊愕的神情,扑通跪在了两个老人脚下失声痛哭起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