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鸿乐制造有限公司网站

听见花在此时绽放剥裂开来的声音

发布日期:2017-08-25 14:53 来源:未知 阅读:
 
  素色白衣,飞扬青丝。
 
  时光此岸的我,遥望彼岸的你,世界尽头那一端,你倔强的背影,孤单亦无畏。
 
  三生石畔,刻印下的烙痕清晰如昨,情缘尘土,你的眼眸里的温情恒固不变。
 
  孟婆汤,你喝了么?奈何桥边,听你笑言:“此生无悔”。你久久伫立的身影,是否愿梦回前生?再续情缘?
 
  被惊醒的午夜,依然找不到安全感,梦里彼岸的你已消失。沉睡中那长长的梦境,绽放成彼岸花最妖娆的姿态。
 
  我起身,拉开窗帘,趴在窗台上,遥望苍穹的夜空,一弯新月,几许温柔。
 
  无端,起风了,风声呜咽,穿堂而过,身边一切都似风吹草动,显得如此不安分。
 
  风越来越冷冽,眉眼里你静静的姿态鲜活了,随风一起舞动,飘荡。风更急,卷起你灿烂的笑,穿越窗台融入黑夜里。
 
  而我还在等待什么?恍惚间我纵身一跃,来不及,只想抓住你。
 
  那一刻,身体轻盈如一团云彩,眼波流转处,彼岸花盛放到极致,花开的最美好的时间,我走向了你。
 
  如果说这世间满是尘埃,暗夜无边无际找不到出口,那我将以你为眸,与你一起分享温暖,从此,再不会心无所依,苦无所靠。
 
 听的见花在此时绽放剥裂开来的声音
 
  夜的浓墨还没有散尽,凛冽的晨风,吹动天际的浮星,带来熏衣的花香。
 
  我俯望着世界的繁华,发觉一切奢靡无非是一场妙曼的蝶梦。如果梦里无爱相暖,不过是镜花水月里冰冷的泡影。
 
  我,或留,或去,唯一牵绊,只在她的手中。
 
  也许相约几世轮回,也许只是此生萍聚,都不重要了。在最美的那一刻相见,在最冷的那一时相拥,所有交织,缘起注定。
 
  我曾自私的想把她留在世间,让她学会淡忘,学会没有我的幸福。当我逃离天国的呼唤不舍依依,这些愿望只能是一厢情愿的假设。爱情,就是遥相呼应,我在此岸波澜壮阔,便不能留她在彼岸心如止水。
 
  阡陌红尘,本来就是一场约定。人海起伏,流云过眼。也曾有过误认的错,也曾经历寻觅的苦,然而无悔无怨,只因魂魄深处藏着封印的使命。
 
  彼年她在飘叶的荫下等我,犹如此时我在细水的桥边迎她。从未迟疑与迷惑,因为,有心远眺的路上,爱是,必经。
 
  好吧,一起牵着云的翅膀远渡重洋,一起拽着风的影子梳理麦浪……有爱在侧,此身是幻是真,又何妨?
 
  第一缕曦色抹白了地平,她婷婷而来,素衣逸逸,满眸柔情。把采撷的山花捧抱在胸前,莞尔一笑,向我伸出纤柔的左手。我轻轻地牵起,把我的食指紧紧地,勾绕在她的食指之中。
 
  在我们不远的前方,一轮晓月,已经渐渐丰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