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鸿乐制造有限公司网站

他回到他睡了一夜的荒凉的大院子门前

发布日期:2017-08-27 07:18 来源:未知 阅读:
  
 
  狼剩饭不愿意为了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搞得父女反目,就诚心对女儿说:“孩子,我是你嫂子把话说到那里,逼得我没法了才说了气话,我这个样子,要啥没啥的穷光蛋(tan),有啥条件说到办人上去?人家谁眼睛瞎了能瞅上你大这样的人?你给你哥哥嫂子说说去,就说你大根本就没想办人,只想趁着还没有大病,自己能养活自己,不愿意给你们早早添麻烦,等我老得实在动弹不了了,你们儿女也大了,没有多大负担了的时候,再想咋照看你大我吧。”
 
  女儿这才放心了,说:“你有这话,我心里就踏实了,我见了我哥,给他说。”又叮咛:“你在乡上给人家干活,要注意自己身体,有哪里不自在了,赶紧叫人给我捎话,我领你去看大夫,千万不敢硬抗,毕竟年龄不饶人了。”
他回到他睡了一夜的荒凉的大院子门前
  狼剩饭心里热乎乎地答应着女儿:“我知道,记着哩。”
 
  女儿又问:“老板没有说啥时候开灶?”
 
  狼剩饭说:“房子就是乡里西头野地里那个老农修厂,房子还都没有收拾呢。”
 
  女儿说:“那个烂地方的房子还能用吗?我经常路过见十几年没有住过人了。”
他回到他睡了一夜的荒凉的大院子门前
  狼剩饭说:“我想人家袁老板会拾掇的。”
 
  女儿说:“那里三几天收拾不好,我给你带上些馍去,再寻个大瓶子装上些咸菜,万一人家没有饭,你饿不着。”狼剩饭应承了,女儿去给他用一个塑料食品袋装了蒸馍和咸菜,放在了院子里自行车前面的货篮子里。
 
  看见他锁上的那个大锁子仍然静悄悄地挂着没有移动位置,知道还没有一个人来过,他开门进去,取了昨天从路对面那个果园户借来的铁锨,开始铲房前路上的野草荆棘。杂草一年年顶茬自生自灭,新老枝干都长得比人还要高出了好几尺,有的主杆根深叶茂,粗得铁锨都一下子铲不断,只得脚手和工具并用,使劲往倒的弄。不长时间,就干得狼剩饭浑身热汗直冒,口干舌燥的渴了,他想去那个果园户那里找水喝,就把家具扔下,去房子里在黑塑料提兜里找了他用来喝水的大口罐头瓶,刚要出门去,一抬头,看见破房间的单扇门口的亮光里,站着一个穿着红衫子的女子!
 
  狼剩饭不防顾,猛然看见红衣女子,吓得咣当把当茶杯用的大口罐头瓶子掉在了地上,罐头瓶和地砖一碰,哗啦变成了碎玻璃片。
 
  门框透进来的阳光,把女子的身躯边沿耀得一绺金光,乱窜的金线里,形成了一圈女性特有的柔美轮廓。狼剩饭惊呆了,以为又进了哪一回的哪一个梦里去了。
 
  女子“咯咯咯”笑出声来说:“怎么了,认不得我了?”
 
  狼剩饭仍然呆立着回不过神来。
相关阅读: